晚春

今年的春
来的特别晚
太平洋仿佛失去昔日的秉性
迟而不归
西伯利亚的冰美人
也恋恋不舍
让人分不清到底是春,还是冬!

久别的重逢
我们却陌生了
难道晚春让你丢失了相知的记忆
还是你心情的热火
在炉子里慢慢地变淡
我不想知道为什么
一千个理由
就是一千只毒箭射进我的胸口
每一个理由
都是一种伤
你却又在我的伤口上撒盐!

这个时候
不知道你是哭,还是在笑
哭的是
你无奈的选择一种无声的消失
笑的是
你耍弄了一只温顺的羔羊
而她
却依然在为你的离去
寻找借口,
希望你还能在相约的季节看见你的笑颜!

致紫花苜蓿困情的羔羊

闲云野鹤 201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