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还是个孩子

看见一个名叫雷阵女的朋友,在51博客写的心情,我突然觉得那里好像也有我的影子。和花花相遇在2004年、相见在2005年、相知在2006年、相伴在2007年。七年的时间我们没有给对方什么压力,因为我们知道我们的路不会很平坦。
2009年离开了久居的北京,我们的生活也就一直在漂泊。梦缘网的几次改变和朋友不经意的伤害,使我经营了三年的团队彻底走向了终点。这个我能去埋怨谁,只能说是我自己做事考虑的不周全,而导致的结果。
2008年中期,梦缘网络诗刊的出版,发行让我陷入了万丈深渊。这时朋友又暴出了一些私密事件。这次我变成了最大的罪人,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她总是谈谈的说:“我相信你,我会永远的支持你。“ 她的支持无非是精神和生活的支持。一次又一次的打击。最终我流下了泪水。我最相信的人为了报复出卖了我。又因为我懂得一点电脑技术,朋友的电脑被黑也把我拉下了水。泪水哭干了,我必须要解决下面的事情,是继续还是终止,这个事情一直在我的脑海里犹豫不断。花花说:“你是为了自己的梦,我不想你放弃。我不喜欢半途而废的人”
2009年初梦缘人走进了历史,孕育而生的是云水禅心。这次的改变她不赞成。但她了解我的性格,她不会提出任何意见。我想走出去,就必须要改变。
2009年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北京,不是不喜欢而是为了爱的需要,我们离开了北京,向更远的地方出发。2009年的除夕夜,我们在夜色中来到了燕山脚下的一个小镇。这里是花花的故乡。离家的方向更远了,我只能在深夜透过南窗看见那皎洁的月光,想着南方的故乡,故乡的老人。
2009年3月 我们开始了新的征途,来到了契丹文化的发祥地红山之城。我们都在租住的阁楼上需找新的方向。她一直在考试【公务员,教师】可是一直没有进入红榜。我只能默默的支持她,只要她自己愿意,五年,十年我依然会支持她。我在那里找到新的工作可是由于工作的时间,我越来越不喜欢那个公司。两个月后这个公司股东由于管理方向的不同。公司分家了,由于突发的事件公司没有地方办公,我只能在家里等待通知。刚过几天公司说有地方上班了,但设施没有装好,还是没有上班。老板要却为一个朋友的公司低成本的做网站。我是不会答应的,因为付出和得到的已经严重的失衡。我决定离开这家公司。花花还是没有反对。只说: “你要是不喜欢,你就辞职吧。我希望你能找一份你做的开心的工作。”
就这样我离开了赤峰3158信息中心。一等又是一年。这期间我们的生活费基本靠她的家教和家里的补给来维持。我作为一个男人整日的只能呆在屋里,在网络中寻找属于自己的声音。为了便于用户记忆,我高价买了一个短域名。这个事情我隐瞒了她。最终她还是知道了,把我骂了一顿。东北的冬天是非常冷的,老婆出门的时候总是会叮嘱我。没有事情就呆在床上,不要把自己冻坏了。因为屋子里没有暖气,在零下20度的天气下,我们的房间只能靠一台电暖器来取暖。她在外面也会过段时间给我一个电话,或者一个短信,询问在家里的情况。很担心我被这个天气冻坏了。睡觉的时候她也是帮我掖好被子,紧紧的把握搂在怀里。我好像不是她的男人,而是她的孩子。
2009年就怎样过去了。
2010年我们决定离开那里,因为那里不适合我的发展。老婆也同意我的想法。春节的时候我们把想法告诉了她的父母,他们也知道我们的境遇,没有提出任何反对意见。2010年初三夜,我们在漆黑的夜,来到了位于半山腰的火车站。踏上了回家的旅程。在北京中转。于初五上午到达了久违的家乡,珠城蚌埠火车站。
参加完外甥的生日,我们在三月来到了蚌埠。继续寻找属于我们的方向。2010年4月我在一家装饰设计公司找到了新的工作。她还在家里学习。参加新一轮的公务员和教师招聘的考试。我们的生活就这样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了。
5月1日,小胡的婚礼。由于公司不给假期,我没有能参加。这时我向老婆提出里辞职的想法,老婆没有同意。因为她知道我对朋友感情的看中,愿意不惜一切去参加这个婚礼。我们吵了一架。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放弃了自己的想法,继续在这家公司上班。六月份公司发工资的时候。老板却说出了让我莫名其妙的事情,上了三个月的班中午都是十一点半下班,突然说要我十二点下班。这个时间是我来面试的时候她亲口说的,这时她否定了自己的说法。关键不是下班的时间的半个小时的误差,而是作为老板出尔反尔的行为,让我感觉到不能容忍。我给花花打了电话,说明了事情的缘由。她没有说什么?只是谈谈的说了句:“你要是不想干了,就辞职吧!”具体的晚上我们回家说。晚上回家我们商量好了以后,第二天我再次提出了辞呈。十五天后,我拿到了比实际工资少了一倍的钱。我没有说什么,无论你扣我多少。我依然会离开。
紧接着父亲因为工伤住进医院,我们一直在跑来跑去更没有时间找工作了。2010年的教师,公务员考试,她又一次的落地。我们还是从容的面对,只要我们的心在一起。在等待几年又算什么呢?背井离乡的她,我处处都要为她想到,生活,饮食,风俗的差异。我必须要提前的做好安排。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已经形成了习惯,总是要抱着我才能入睡。在她的眼里我依然是个孩子。每年的年终是我最头疼的事情,空间域名的续费要几千块,才能应付的了。每一次我买了新的域名,放在那里不能用的时候。
她吵完之后,总会说:“每一次都一样,你就不能好好想想再去买,老是像个孩子。不能考虑周全,还有你朋友借钱,我们有钱吗?我说不借对你来说一点都没有用,因为我非常了解你,只要你承诺的事情,你一定会办到的。但你也要考虑我们的生活状态啊!我快被你愁死了”
每一次,她在发火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听,不得已才会推她一下。每次冷静下来。她都会问:“为什么不和我吵,老是我一个人在吵没有意思!”我的回答很干脆:“我不喜欢吵架,你吵累了我还是要给你倒水!”
每一次风暴后,我们都依然如故。你依然会习惯的告诉我以后改怎么做?我依然枕着你的手臂入眠!我真的好像你的一个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