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汽笛

万里长城

一条巨龙盘卧安静了几十年了

今天在它的尽头

火车

却拉响了死亡的汽笛

随着那几声嘶鸣

春天的突然狂野起来

枝头的秀色吹落了

大海顿时卷起了波浪

摔向了沙滩

来发泄失去儿子的悲号

他走了

走的是那么的急促

没有留下任何让人回忆的东西

死亡的汽笛

带走了他的一切

不知道麦子熟了的时候

他还会在田间刈麦吗?

闲云野鹤

201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