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水浸染的生日夜

九月五曰
在一分一秒中走来
说明我的生命
已经度过了二十四个风雨春秋

小时侯
渴望自己快点长大
挣脱母亲狭小的空间
父亲晴天的霹雳也远去
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生活
带着童年的欢声笑语勇闯天涯

小时侯
身体被伤害了
总是突来的暴风雨淹没肉体的疼痛
来赢得母亲温暖舒适的怀抱
父亲坚实宽大的肩膀

小时候
看见小草随风的摇摆
枯叶在水中漂泊
都会露出好奇的目光
男女之间的秘密
像白天鹅的羽毛一般

头顶着许多问号
总像魔术中的拉环
解开一个又套进一个
就在这些问号中
渐渐地结束了
快乐,稚气,纯真的时代

回首昨天的往事
总有难以忘却的记忆
存在我的脑海里
想电影的精彩片段
循环的播放着
又有一些像烟云
悄悄地从记忆的缝隙中散去

然后回到二十三个春秋的终点
地球这个美丽的画卷
像着了魔充满腐烂已久的铜臭味
弥漫着每一个角落
侵蚀着善良的心

难以承受的地球
也吹响了战争的号角
“非典”无情的肆虐
“沙尘暴”卷土重来
禽类也遭到了空前的大屠杀
每次都想把肮脏的人类打入十八层地狱

童年的伤痛
用泪水抹平
现在只有用疼痛的滋味来代替
如果我流下了泪水
那就不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只能在自己的心里滴血
我的血滴得再多,再快
别人也看不见
等到我流干的时候
别人会给我带上英雄的桂冠
追记”烈士”

为什么要把自己感情的武器
送给别人去珍藏
立足天地的男儿
也有感情丰富的源泉
我不愿让地主老爷们支配自己的生命
索性把泪水从他们手中夺回
在二十四岁的生曰夜
尽情的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