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巴奇遇

今年回内蒙过春节,早上七点到了北京后,做地铁到了北京北站去问火车票。结果过车票都是无做的,真郁闷让老婆的梦想实现了,她一直提议去做大巴回家,我担心安全却始终不愿意。

于是,我们打的到了六里桥长途汽车站。刚下出租车过来一个阿姨问:“你们是不是要去C市啊”。我们说:“是啊,多少钱一个人啊”那个人说:“原价182, 我给你180 这可是最便宜的了”。我们想想就跟着她过去了,老婆一路上问能不能少点,那个人一直没有吭声。我想是没有戏了,也就什么都不说了。
走了有两里多路,终于到了一个小卖部前停了下来。那个阿姨进去说了几句话,就把我们带进去了。我们问是几点的车,那个店主说:“八点半,准时走”。“几点能到啊?”我们接着问。那个男的说:“5个小时到C市。” 我们想想时间差不多,就让老婆去交钱。老婆考虑了一下,进去把钱交了,结果领回的是两张窄窄的纸条,上面用圆珠笔歪歪斜斜的写了几个字。这个就是车票真的不敢想。
那个阿姨走了,她从店主那个抽回了60元钱拿走了。
时间快到八点半了,小卖部前面的人群越聚越多,嘈杂的声音就像夏夜的蛙声一样。有人进去问车怎么还没有到啊,都八点半了。那个店主看了看时间说:“八点半的车没有回了,要等到十点了!”听到这个结果大家都是满腹的怨气,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但是现在临近春节一票难求啊,大家还是在那里继续等,只是希望车子能够快点来啊!
我是还不容易在后面的糊涂里找到了厕所,刚出来就听见老婆在喊:“快点车来了”。于是我就开始回去了,看见一个胡同口才确认那个是刚才我们过来走的路。我看见那个和我一起来的女孩子还没有出来,我心里想等等她,怕她找不到回去的路,耽搁了时间。我等了一会,她还没有出来,我想她可能已经回去了。我正准备往回走,看见她出来了,我们就一起回到了小卖部那里。看见大家都在整理行李,准备上车。
一分钟左右,一个黑肤色的男人。手里拿着一沓钱,在前面带路,向车子的方向走去。这个临时组成的队伍又走了十分钟左右到了汽车站后院的行李托运的院子里有一次听了下来,我们的面前根本没有大巴车的影子,只有一个小金杯在那个孤零零的呆在那里。而后过来一个身着北京公交公司制服的男人走了过来。那两个男人嘀咕了几句,那个黑皮肤的男人手里的钱又转到了制服男的手里。制服男首先打开后备箱,把大家的行李都放好以后,拉开了车门。大家看见这一幕又是怨声一片,担心是做这种车回家。那个制服男说:“这个车是拉你们去大巴车上的,大约十分钟的路程。”大家好不容易把自己挤进了这个金杯里。
时间又过去了几分钟,有一个男孩中途退出了。还有一个男孩,是其中的一个女孩的男朋友吧,不放心制服男说的话要打车从后面跟着。
金杯车终于不会孤独了,车上的上还在焦急的等待着,命运会把我们带到何方谁都不知道。车子终于开动了,方向是赵公口汽车站,数分钟后,在大家的焦虑声中停在了车站附近的便道上,制服男又带着这个临时的队伍徒步前进。到了一个摊子前面,制服男又换成了一个小个子的男人。手里依然拿着那沓钱,不过钱的厚度一次比一次少。这个临时的队伍穿梭在人群中,速度很快。我怕和前面的队伍跟丢了,又怕后面的老婆跟不上。我只能走走停停,终于到了赵公口长途汽车站的候车厅。我们遵照小个人男的嘱咐在6号检票口掏出那个窄窄的“车票”。通过了检票口,终于坐上了大巴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