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纪姚红梅

是北方的干燥
还是春天迎面扑来的沙砾雨
本来心情已经糟透,
可恶的骇客让我电脑再次瘫痪.
我不知道木马是你生的
还是你养的.
原本已经平静的心,
再次遭到风暴的撕裂.
刚装完了系统
电脑又被没有娘养的疯狗.
偷走一切.
我没有阻止,
我想看你到底能把我的伤口撕多大多深,
结果只是看见你灰溜溜的逃窜,
电脑在痛苦的呻吟.

我不知道是事业的羁绊
还是爱情的等待.
经历一次又一次的拒绝
来到一个狼烟四起的黑洞.
为了生存,为了爱的期待.
我不得不设法离开,
这个不属于人间的世界.
一次又一次,
把我从悬崖摔下,
我一次又一次,
从满山荆棘的乱石中爬出,
继续我生活的**.

我不知道是朋友的怜悯
让我感觉自己更加悲惨
但不愿面对那些凶狠扼杀的嘴脸
和事后无情的批驳
我把泪咽进了胃里
把血滴进了肠道里
这样我自己的疼
只有我自己知道
这样才不会被别人嘲笑与批驳!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和姐姐手术前的分别
好像是一生的诀别
我时刻在担心,在祈祷
我的好姐姐能把快乐的微笑还给我
你还记得弟弟走后的信息吗?
弟弟答应你,
弟弟会好好的生活.
等弟弟有能力的时候,
弟弟将用自己的一生来回报你的恩情!
直到现在
你号码一直是 关机
你的声音,一直在茫茫海洋上
弟弟 看不见 摸不着
有可能的话
弟弟愿意时刻陪在你身边
而不愿留在这里,时刻忍受着揪心的痛
生活的烦
我会一笑而过
事业的羁绊,我会用自己的身体越过
我唯一的担心
就是姐姐的归来
是什么时候
宝贝的生活
何时能得到安定!

闲云野鹤 初稿 2007.4.9.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