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尾辫

岁月像流水一样绵长,却不像车轮一样回转。它是由无数个点组成的曲折向前的线;其中,每一个点都是新的开始,旧的回忆。在我朦胧的记忆里:长发披肩的女孩,富有迷人的魅力;温柔贤淑的秉性,才是闺中良女的才华。
当我顺着自己的眼睛与心灵的方向攀岩,依然会有很多未知的领域否定了童年的记忆。只有继续前行,拨开迷雾才会发现潜藏已久的魅力。有一天,当我发现迷人的长发,贤淑的才华,早已成为别人案前的花瓶。我惟有留下“命中若有终须有,命中若无莫强求”的慨叹。
某年某月某一曰。有一位清纯的女孩对我说:“我相信在茫茫人海中,肯定有一个人想我等待他一样的等待我。我相信我能找到他。”我们就这样偶然的相识了。在我们的闲聊中,她了解到我内心深处早已沉淀的记忆。从此,她就默默地开始为我蓄起美丽的长发。他的短发在我们心海交会的曰子里;在我们山水相隔月共赏,相思情苦相思浓的岁月里,变得越来越长。
她的秉性想草原声的马,雪花般的纯心,含苞待放的柔情,自由豪放的驰骋在人生的轨迹上。
她可爱时的柔情,说话时的干脆,委屈时的泪水时刻徘徊于我的脑海。她把自己对我的一切情怀都寄予那俏皮的马尾辫。“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她给我最好的慰藉。“最浪漫的事”之旋律代替了我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