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

母亲说
她年轻的时候
皮肤又白又嫩
就像桃花一样的粉
荷花一样的洁
直到我们一个一个的降世
寒冷的冬天
母亲用手砸破厚厚的冰
在池塘里洗涮孩子的尿布
炎热的三伏
母亲用手紧抓着锄头
在耕耘着充满希望的土地
从母亲挨个的给我们洗脚
到现在
我们自己给自己洗脚
母亲手失去了光泽
老树皮似的,松弛褶皱
她用自己的双手
把一个温饱都成问题的家庭
变成每天三菜一汤的小康生活
她用自己的双手
拉扯大了自己的孩子
又开始步履蹒跚的带着孩子的孩子
我们却忘记了
母亲曾经的美丽勤劳干练
留下的是摇摆的身躯啰嗦的嘴颤抖的手
闲云野鹤
2015-05-07